masamikuri

希望嘗試寫文...(・8・)

海鳥内森--現實

春天將至,回學校的路途中也佈滿了櫻花。
春天真的是令人難捨難離。
叮噹...叮噹...
「不知道能夠再聽這鐘聲的時候會在何時呢?」海未看著圍欄外的風景説。
「海未留級就可以多聽一年啦w」穗乃果大笑地説。
她此話一出,卻惹得海未狠狠地瞪著她。
「哇哇小鳥海未很恐怖,我很怕啊。」穗乃果馬上跑去小鳥的身後,抓緊小鳥的校褸説。
「穗乃果不要怕啦。小海最後一天不要這麽惡啦。」小鳥温柔地摸著穗乃果的頭説。
「哎...小鳥别縱容她啦...」海未低下頭嘆氣地説。
從小至大,每一天都是重覆這樣的景況。
可是,畢業了後的我們,能維持這樣嗎?

畢業禮開始前,海未獨自一人到了學生會室。
「小海。」穗乃果對著站在學生會室,好像已經預料到海未的來臨。
「穗乃果,你..?」海未感到疑惑地想問東西,但卻被穗乃果搶先了。
「小海,是喜歡小鳥吧?」穗乃果看著海未説。
「哎...我...」海未支支吾吾地説。
「喜歡就去吧,去追求小鳥吧,别錯失了。我約了小鳥在畢業禮完結後來這裏。」穗乃果抓住海未的膊頭説。

在畢業禮中,海未一言不發,就這樣呆呆地坐在台上。
而小鳥注意到海未的異樣,打算問海未發生了啥事,但被穗乃果阻止了。
畢業禮完結後,海未馬上就跑去學生會室,但未見到小鳥。她開始害怕了,害怕小鳥會離開她身邊。
她忍著眼淚衝出學生會室,卻在開門時看到小鳥站在門前。
「小海,大...」小鳥話説到一半就被海未抱著了。
「小鳥...小鳥」海未抱緊了小鳥,啜泣地叫著小鳥。
「小海,我在呀。」小鳥輕拍海未的膊頭説。
「小鳥,我喜歡你。所以,别離開我,好嗎?」海未帶著哭腔地説。
「小海...我等了好久了...」小鳥聽到海未的告白後便吻了上去海未的唇上。

三森看完了海鳥的漫畫,坐在家裏看著推特上内田轉推了的圖。
「對啊...還有四天而已...就要分開了..」三森嘆氣地説著,心裏卻回想起當日在第一次演出哭得最拼命,但仍然十分可愛的内田彩,心中不捨之情就漸漸浮出來了。
看著内田的推特,突然看到有人發了推,是@了我和内田的,内容就是"三森和内田快結婚"的推。
「原來還有人推中之人呢...」三森獨自地説。
自己貪婪地幻想著希望得到内田,再把剛剛海鳥的漫畫代入自己和内田身上...
那可愛,帶有酒窩的笑容,永遠一害羞就會很多小動作的内田彩,穿上校服的樣子也絕不比小鳥遜色...
「啊...我在想甚麽...」三森面紅地搖了下頭。
坐在椅上的三森一轉,看到桌上寫著剛剛在練習完後内田手中xxx和内田彩的婚帖。心裏一酸。
自己知道無法好好表達内心感受的原因,知道在日本社會,即使很多百合動漫和漫畫,人們也不會接受女和女的戀愛...還有害怕内田彩的拒絕,怕心聲一説,被拒的話就朋友也難做到...
果然,三森和内田的故事,就如海鳥的故事一樣,都是虚幻的...

海鳥--最後...

文筆依舊不太好...
有其他問題還請多多指教...

寒冬的假日我跑了出外面,剛下完雪的晴天,和我看到你最後一面的當日一樣。

最後一面?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當日剛下完雪,晴空萬里,你來到我家中,和母親行禮後上到我的房間,你的話我還一字不漏地記住。
「海未ちゃん,ことり明天要離開了,是真的要走了...去外國。ことり只希望海未ちゃん好好照顧自己...」
不等你的話説完,我拖著你走了出房外,走了出玄關。
這一次,是我最後一次牽著你,雖然有點用力。
「海未ちゃん?」
我把你推出門外,並用力關上了門。
我最後一次聽見你甜美的聲音,最後一次聽見你叫著我的名字。

這些回憶每次都令我流淚,自從你離開了我身邊後,我為了逃避所有你的回憶,我獨自一人搬家,轉學。離開了没有你的弓道場,離開了没有你的中學,離開了没有你的鎮上,孤身走我路,就是如此。

到了相隔十多年的咖啡店,我放慢了腳步進去。咖啡店内改變了不少,反而没改變的是人和事,還有我和你的回憶。買了一杯黑咖啡,坐在店内的一角,已經成為了社會人的我,明明没有這麽多的時間,卻放下了繁忙工作的步伐,靜靜坐在咖啡店的一角,等待不可能出現的你。

「海未ちゃん我要吃芝士蛋糕!」看著你琥珀色的雙眼含着淚撒嬌的樣子,我不忍拒絕。明明知道你應該吃少一點芝士蛋糕,看到你撒嬌就忍不住買給你吃。最後一次買芝士蛋糕給你還不知道會出現今天的結局啊...

我永遠像個木頭一樣,戀愛中的我們很多事也是你作主動的,包括接吻。你離開我的前一天,你很主動撲了過來,扳正我的臉吻了上來。和平日的輕吻不同,你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口腔,互相吸取口腔内僅存的空氣,雙舌互相交纏。雖然是第一次,但有你的領導之下,整件事對我來説也十分簡單不過了。

「最後的一吻...呢...ことり...」我輕摸著自己的唇,仿佛就像這一刻般享受你温暖的...

突然被拍了肩膀一下,停止了我的暇想,把身體向後轉,朝思暮想的唇輕吻了我。我驚訝地睜大了眼,看到依舊稚氣未脱的ことり在我耳邊用氣音説,「海未ちゃん,才不是最後喲。我回來了。」

我抱緊了ことり,「觀迎回來,我最後..和唯一的愛人。」

再也等不到的愛

第二次作的文章...
文筆或其他問題請多多指教...

園田海未,你捨得放下了嗎?

心中不斷重覆此話的うみ,此刻完全放不下心去作稿,更遑論明天要交稿給總編了。
看着自己桌子上放著九人的合照和相架旁灰白包的信封。當時自己的笑容多燦爛,還有身邊的亞麻色頭髪的女生...

當日μ's宣報解散後,除了外界震驚外,還有九位心緒不寧的好友。
「ねぇ,ことりちゃん你真的要走嗎?」花陽首先打破了沉默,問了ことり。
「にこ没想過,除了我們畢業外還有ことり要離開啊にこ。」にこ垂下頭説著。
「ことり去了外國後一定要保持聯絡。」絵里看到了ことり不安的神情説著。
「咱一定會儲好錢去外國探ことりちゃん的。」希温柔地笑著説。
「我...謝謝大家...我先走了。」ことり忍著眼淚,衝了出去門外。
「ことり...」穗乃果低下頭叫著。

在大家討論一番後,決定了明天放學後和ことり餞行,但此時うみ也是一言不發。
在學校門前説了再見後,絵里和希一起伴著默不作聲的うみ走在回家路上。

「うみ,假如喜歡的話就去吧,錯過了就不可能再追回了。」絵里看著一言不發的うみ,安慰地説道。
「有甚麽需要可以找咱們喲。」希看著絵里及うみ擔心地説。

為甚麽當日不聽她們的話。

過了一天,兩天,三天,我都没有去上學。説的理由是大病一場,實際上是心病。
在家中待久了想出一下門呼吸一口空氣,卻在家門前收到了一個灰白色的信封。
「うみちゃん,
  假如康復了,可不可以明天來送我機呢?我想再見你們一次。
   ことり。」
清麗的筆跡,一看就認得了是ことり寫的信。
當時心中也很糾結應否去送ことり的機,結果也是去了,去看自己最愛的人離開自己。

「穗乃果...」ことり温柔地看著穗乃果説。
「ことり,我愛你,你願意接受我嗎?我一定會等你回來的。」穗乃果一手壓在牆上,深情地看著ことり説道。
而ことり,看到了我,馬上推開了穗乃果跑了過來我這邊。
「うみちゃん...」ことり琥珀色的眼睛含著淚看著我。
「ことり,祝你幸福,再見了。」我忍著眼淚衝出了機場,我並没有回頭看,只聽見ことり温柔但帶著哭腔叫著我的名字。

我還記得,那一次,是我的心最痛的一次,也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和聽到ことり親口叫我的名字。

昨天從希口中知道ことり的婚訊。啊,原來是準備和穗乃果結婚了。高坂ことり嗎?心中不斷想著。
聽到此消息後,心中一陣陣撕裂的痛,好像要把住在我心中十多年的人扯走。
還記得當日我們在台上一起説過我愛你,明明我早已在歌曲中對你寫下誓言...

這一切一切,都伴隨著時間,煙消雲散...

南ことり,假如還有多一次機會,你願意再接受我嗎?

あなたの心が遠いから泣きたくなる
それでも待つと決めました
始めての恋

你知道嗎,你是我,園田海未,唯一的愛。

-

不懂如何只發文 唯有附圖..
是看完重播的final live有感而已...
有一點點修改 求各位指教指教🙇
有點進來的很感謝您.

-

楠條--最後的擁抱?

這一抱,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親密的接觸嗎?

在繪希的世界,我們可以以聲線談一場戀愛;在Live的時候,你是我的精神支柱,没你在我身旁,我完全不會有今天的勇氣在台上演出;在繪希花園裏,我們可以訂下無數約定,待我和你一同去實現。
我可以毫無顧忌在你的身旁撒嬌,可以毫不理會你是我的前輩,可以毫不猶豫地找你相討自己重要的事,可以在重要日子和你一起慶祝。
還記得我們在繪希花園,我向你撒嬌要你陪我去滑雪嗎?還記得你在3rd的台上被我打了一下嗎?還記得每次我一有心事,打的第一則電話就是你嗎?還記得情人節我送給你的一塊有我的樣子的巧克力嗎?

别人都記得,因為他們記得楠條是一對甜蜜的情侣,是繪希把她們的關係拉得更近,像情侣一樣。
你可能都忘記了,因為在你眼中,這一切一切,都是友情而已。

你知道我看到你,我就忍不住想抱着你。
你知道我跑過來你身旁時,我有多緊張你會不會抱我。
你知道你抱着我時,我的心跳了出來。
你知道你抱完我後,我的心有複雜不安。

最後一次的演出,不同事務所的我們很難會再有甚麽接觸。
最後一次的演出,我深知自己再無可能像今天一樣和你有親密的接觸。

南條愛乃,你知道我對你,並不是友情如此簡單的愛嗎?
你的温柔,卻是令我愛不釋手,痛苦之源。
那超越友情的愛,令我泥足深陷。
南條愛乃,我,楠田亞衣奈,愛你。